下洛门户网站 下洛门户网站

发展“川派评论”正当其时

为文化强省提供理论支撑和审美表达

2019年6月20日,《中国艺术报》发表《有“派系”、“力量”、“根”——全国各省文学批评协会发展趋势强劲。首次将“四川派评论”与“广东派评论”、“陕西派评论”和“福建派评论”并列。来自全国各地的批评家正在成为立足本地、面向全国的一个新的文学批评群体。

此前,我省发布了《建设文化强省中长期规划纲要》,明确提出“大力发展文艺批评,开创四川学派批评品牌”。四川省文化旅游发展会议召开后,建设文化强省的目标、方向和路径变得更加具体。文化与旅游的融合与发展成为四川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动力。文化的力量从未像今天这样突出和重要。在文化创新的发展中,文学批评已经成为不可或缺的理论支撑、智力支撑和审美表达。

文化强省是对文化历史和现实内容的继承和丰富,文化生产能力的实质性提高和提升,文化形式和当代表达的接受和创新,为人民群众真诚服务和不断满意的文艺,为高质量的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思想指导和创新动力的能力。其中,文学批评以其独特的追求真理、价值导向、真假辨别、审美判断和人文情怀,在主导、渗透、包容和整合文化建设及其与其他领域的整合中发挥着独特的作用。《四川学校评论》是如何发展的?有什么特点?最近,本报邀请了国内文坛、文学评论家和高等院校的一些专家学者进行讨论。

本报特约主持人:

李明泉:省委、省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成都市政府顾问、省文学评论家协会主席

客人:

李丰:四川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张芳,省文学评论家协会顾问:四川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李珍:陕西文学评论家协会主席、陕西师范大学教授、博士

韩刚:四川大学艺术学院教授,省文学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任富康:天津文学评论家协会主席

丁凡: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会长,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王干:《小说选》副主编,中国书法篆刻学会教授

何凯斯:省文学评论家协会名誉主席

罗张伟: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兼四川文学执行编辑

刘火:省文学评论家协会顾问

李莉:年轻评论家,省文学评论家协会副秘书长

《四川学校评论》历史悠久,根深蒂固

主持人:四川文学批评应充分发挥其独特的指导创作、创作更多精品、提升美学和引领时尚的作用,植根巴蜀美学精神,突出评论的质与美,围绕文学作品、文学现象和思潮进行评价和评价,突出“四川学派批评”尖锐、潜在、综合、辛辣的批评特色。《四川学校评论》的标题并非毫无根据。从巴蜀的历史文化考察可以看出,巴蜀历史悠久,根深蒂固。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李锋:四川一直有很强的文学批评传统。从西汉的杨雄到郭沫若、陈柏清、李任杰、何其芳、安奇、流沙河、邓钟毅,再到当代文学批评家和学者程响·钟、谭兴国、蓝迪·志、王岳川、何凯斯、王一川,四川批评家的热情表现甚至形成了中国批评家的“四川现象”。事实上,自2001年四川文学批评家协会成立以来,四川文学批评家的影响力一直在迅速扩大。从四川12个市州文学批评家协会的成立,到“四川文艺新批评发现”运动的开展和三卷本《评四川》的出版,一个日益壮大的“评四川军”正在文学批评的战场上展开。但是,我认为这部《四川军队评论》不仅仅是一次人员的聚会,它必须建立在文艺精神的基本框架之上,必须具有共同的文化品格和审美气质。因此,如何在《川军评论》的基础上构建理论层面的“川学评论”,实现价值观念、文学观念乃至评论风格的整合,是四川评论可持续发展的必然目标。

张芳:四川有着悠久的评论传统。武侯祠的“心脏病联盟”据说是蜀国的法宝。岳飞题字的内容和诸葛武侯的《离去式》也是杜理科赋对公元8世纪四川诸葛首相的赞美,“千年之计,谁能与之平起平坐?”辩论和口才实际上是四川人的强项。苏东坡、杨胜安、李袁迢等人都把指导世界、展示文艺以促进公众发展作为自己的职责。《四川学校评论》具有关心国家大事和人民疾苦的特点,这形成了司马相如和杨雄的普遍情绪。向汝舒的《蜀中老人报告》解释了权力,倡导团结。杨雄比其他人更慷慨。四川大学的许多中国研究主任,如刘大姐、朱光潜、杨赵明、唐徐峥、曹顺庆和李毅,都擅长研究巴蜀作家。有许多专家代表实用学科。为什么批评家总是被任命为龙族的首领?这是一种惰性和坚韧,一种趋势,甚至是一种共识:“如果一个人能伤到自己的心,他的一面就会从另一面消失”。文学批评是启迪心灵,服务心灵,而《文心雕龙》则把文学艺术视为一项伟大事业,一种东方神韵,一个民族的精神象征。龙的研究中心在四川。

李珍:自古以来蜀中就有许多天才学者。从“三苏”到现代郭沫若、巴金、李任杰、沙汀、艾芜、周克勤、流沙河、孙璟宣、魏明伦、阿来,再到20世纪80年代涌现的第三代诗歌的十多位代表诗人,四川一直是中国重要的文学城市。与这支强大的四川文学大军并行的是由四川内外体系的文学批评家组成的“四川军队评论”。在今天的中国文艺论坛上,四川批评家已经成为排起长队和战斗力的主要力量之一。他们中的一些人在四川坚守阵地,一些人在北京和上海等战略要地作战。仅中国文学艺术评论家协会主席团就有许多四川评论家。至于高校的文艺机构和院系,四川批评家随处可见。

韩刚:虽然巴蜀艺术家和艺术风格远离国家主流,但正因为如此,巴蜀艺术环境相对宽松,思想相对自由,艺术家有很强的个体意识,他们争取个人情感表达的自由。他们往往擅长打破既定的规章制度,富有创新精神。《四川学校评论》也有这一特点。北宋苏轼在批判唐代绘画的基础上,提出了“文人画”的概念和理论。文同和苏轼在批判当时整个绘画传统的基础上实践并提出了“文人画”的概念和理论,对宋、元、明、清的绘画科学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并在其后画出了数以千计的年画历史造型。林纾先生的艺术批评为反思“进化”奠定了基础,揭示了“当代艺术”的本质,这在中国是独一无二的。

任富康:我当兵到四川才50年,专门从事文学批评已经35年了。四川人坦率直言,并通过评论来展示他们的智慧。28年来,我一直在策划“文学自由谈”,并一直喜欢蜀人的勇敢和率直。与罗张伟的友谊也始于20年前,当时他编辑并分发了一篇批评文章。四川大学有一位文学理论教授,唐晓琳。同样,宜宾还有一个一直在深圳工作的唐晓琳。他坚持在业余时间批评各种各样的文学弊端,现已成为文坛公认的“勇敢的批评家”。在这个国家的文学评论领域,四川需要一些人。主要阵地包括“当代文学”、“四川日报”和“四川文学”,这些都具有良好的先天条件。然而,似乎仍然缺乏必要的人力和马匹。在我看来,四川各地的批评家都可以被纳入巴蜀精神的掌控之中。集体攻击更容易凸显我们“四川学派评论”的崇高情操。

丁凡:改革开放40年来,四川评论界出现了许多著名的评论家。我的朋友包括程响钟、蓝迪芝、王岳川、王一川、李明泉等。特别是李明泉,1985年,我们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担任第一届文学评论培训班的副理事长和副理事长。我们第一次见到四川评论家的勤奋、忠诚和浪漫。当然,也有一些具有伟大人格的批评家值得我们尊敬。比如,像唐晓琳这样敢于面对社会和生活的批评家,充分体现了“四川学派评论”的火爆风格。

王干:“川学评论”不像川菜那么辣,但它尖锐、新颖、创新、学术性和理性。它在全国文学批评地图上是不可或缺的,有其独特的地位。

四川人文精神为“四川学校评论”注入灵魂

主持人:林语堂在《苏东坡传》中提到,四川人的精神是“勤劳、机警、善于表达,具有自力更生的精神”。四川人民几千年来形成的这种人文精神正是当代需要继承和发扬的精神基因。省委提出了24个字的四川人文精神:“开放宽容、尊重道德诚信”是四川人的性格,“勤劳、敢为人先”是四川人的性格,“哲学友好、舒适”是四川人的性格。四川人文精神的提出意义深远。它能使外界更清楚地了解四川人的性格,高举四川人的精神旗帜,内化“四川学派评论”的特点和灵魂。你认为四川人的性格和“四川学派评论”之间的关系如何?

何凯斯:我曾经把四川文化的精神概括为:勇于开放,尊重教育和文化,宽容和开放,幽默和乐观。如果它成为“四川学校评论”,首先,我们应该大胆创新,创造别人没有创造的东西,创造别人没有创造的东西,避免同质化。然而,陈艳应该做好自己的工作,以自己独特的个性站在文坛上。其次,它植根于四川文化,融合了四川研究的精神。这种整合不是简单的继承,而是整合和创新,包括张红广;同时,它吸收了中外文学理论的精华,形成了一个开放的体系。第三,文章对文氏的评价。目前的评论大多是抽象范畴术语的整理和演绎,缺乏形象和情感色彩,面目可憎。四川人情绪化、幽默、乐观、生动。我希望这也能在“四川学校评论”中体现出来。

韩刚:四川批评家有着不同于其他地区的独特生活经历和文化品格。唐代郝伟在李白散文集的序言中说:“盘古分天地,天地之气集中在西南。剑门破横江,民乐之歌不是金川。蜀人如果不听,他们就是杰出的。朱相如、军平、王宝、杨雄、陈子昂、李白等人的诞生已经有500年了。北宋时期,苏洵、苏轼、苏辙、“三苏父子”等遍布文坛,更难一一列举。四川艺术家不仅与巴蜀人民的气质密不可分,如开放宽容、崇尚优雅、诚信、机敏机敏、聪明好学、谈吐诙谐、烹饪精致,而且与巴蜀人民自世界开始以来在“孤立”的地域环境中培养的天生忧患意识密切相关。这种焦虑感主要表现在与外界接触后的自我认同和社会角色转变问题后的内心焦虑和压力。几乎所有“优秀”的人都是成功解决了这种内心焦虑和压力问题的人才,并基于巴蜀人的上述气质得到了外界的认可。四川学校的评论也不例外。

李珍: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巴蜀文化在历史上很少受到正统中原文化的影响,非常接近自然和人性。因此,巴蜀文人始终保持着许多独立的品格和独特的禀赋,形成了独特而杰出的人才。这就是为什么四川和四川培养了这么多杰出的艺术家和批评家的根本原因。

李锋:四川一直以酒文化和诗歌文化闻名,而四川人一直以休闲生活闻名。因此,“四川学派”更表现为一种豪放、任性、诗意、洒脱的酒神精神。它不在乎效用,而是做我想做的,做我做的,生活的每一点都展现出一种人文至上的生活态度。盆地只受四川人民生活区域的限制,从来没有限制过四川人民精神意识的超然。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无论是文学创作还是文学批评,四川学派不仅追求现实,而且追求超越。它是在现实关怀和文字表达之间实现心灵自由和情感理解。这种冷漠、聪明、陶醉的文化性格,必将使四川批评家在艺术欣赏上有更高的认识,在艺术批评上有更丰富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他们不太坚持理论解释,但善于从细腻的艺术感知中呈现批评家的直觉感受,从而完成艺术直觉与审美体验的融合。无论是郭沫若的“情感直写”,还是他在《文艺的社会使命》等文章中对文学创作中生命情感的赞美,或者是何其芳的“诗歌鉴赏”,充满了对诗歌的情感和细腻的解读,或者是荀彧的“流沙河诗”,这些“四川派评论”总是注入着自由浪漫的艺术精神。这种评论兴趣不仅表现在字里行间,而且浓缩成文章中的文学概念。这导致许多四川批评家更重视情感而不是逻辑,强调即兴创作,并展示他们对艺术文本的最初直觉印象。与理论第一的评论方式相比,他们的评论更具个性和文采,生动的语言充满了思维的智慧和情感的真诚。当然,这并不是说“四川学派评论”忽视了理论支持,而是说他们不想被理论束缚,不想被迫解释和延伸自己的理论,从而脱离批评对象本身,最终失去文学评论本身的灵性和诗意。事实上,“四川批评派”团队中很大一部分是大学学者和文学研究者。他们当然不会忽视文学批评理论视野的重要性,马克思主义文学理论等先进的理论来源有效地指导了四川的文学批评。就连刚才提到的四川评论家也需要通过理论来支持他们的评论。例如,郭沫若的《生命尽头的文学》用弗洛伊德的理论来解释文学与生命的关系,从而表达了他们对诗歌创作的看法。因此,《四川学派评论》是在真实的文本审美体验和个人情感与才能的溢出中推动四川文学批评发展的。关注四川乃至全国的文学现象,既要感性又要理性,这不是一种像画地一样的学术炫耀。

主持人:为此,四川省文艺评价协会计划开展一系列新时期文艺思想的研究活动,举办马克思主义文艺经典读书会和培训班,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评价指导文艺创作,致力于探索文艺作品中的真、善、美、假、丑。 增强人们的价值判断和道德责任感,用历史、人民、艺术和美学的观点来评判和欣赏作品,坚持追求真理,敢于褒贬,破除谬误,维护真理,用文艺评论来正确评价历史和现状,有效推进文化强省建设。

批评家最大的优点和困难在于他们的发现。

主持人:发现文学艺术的意义在于站在思想的顶峰,拥有独特的视野。当代批评家能走什么方向和道路?

罗张伟:我去了一些大学,了解到只有在学习古典和现代文学艺术时,我才被视为学者。学习当代文学艺术不如别人。这种偏见源于学者们对拥有材料的理解,以及对拥有材料就是拥有知识的信念。当代文学艺术是新的,没有前人的成就可以参考,所以没有得到承认。这是否真的决定了学者的创造力。批评家,像作家和艺术家一样,最大的优点是发现,最困难的是发现只有当他们是新的,似乎没有办法,他们才能找到一条宽阔的道路。此外,当代文学艺术不是空中楼阁。鲁迅说,探索艺术主要有两种方式,一种是“采纳好的外国法规”,另一种是“选择中国遗产”。为了对当代文学艺术进行有价值的分类和判断,必须具备纵向联系和横向比较的能力,这在当前的国际背景下尤为重要。因此,对当代文学艺术的研究需要高素质的批评家。就文学而言,正是因为有许多关注当代文学的理论家,国内批评家才活跃起来,如北京和江苏。国内外在艺术史上出了名的学者大多致力于他们那个时代的艺术研究。我的意思是,《四川学校评论》不仅应该鼓励当代研究,还应该注重为当代研究培养土壤。

《四川学校评论》不应该局限于研究四川,而应该有一个国家的视角,把所有有价值的作家和艺术家介绍给读者和观众。当然,立足于当地文化总是正确的。每个地区都有自己独特的文化表达和标志。同一地区的作家和艺术家的作品或多或少会被打上当地水土文化的烙印,四川的作家和艺术家也是如此。四川评论界如果能像江苏评论界一样,首先引进该省的优秀人才和作品,丰富整个中国的文学艺术,将会做出巨大的贡献。同时,评点的风格与评点的对象密切相关。随着评论对象的自觉选择,“四川学派评论”的风格自然会形成。

丁凡:在过去的100年里,《四川学校评论》产生了很多人,尤其是《魁门奇》。当他们根据整个世界来判断文学时,他们表现出英雄的品质和雄伟的写作风格。现在我们已经步入互联网时代,信息壁垒不再存在。然而,地域文化在某些方面限制了文人的思维方式。只有让思想摆脱地域的束缚,文学批评才能更加辉煌。毫无疑问,真正站在《四川学校评论》前面的是不能走出去的“魁门奇”。冲出去就是胜利。冲出去不仅是“四川学派评论”的特点,也是站在西方文学评论的前沿,指导着国家的文学评论。

主持人:《四川画派评论》(Sichuan School Review)不仅狭隘地聚焦于当地文艺作家的作品,而且以民族立场、世界观和人类意识来看待艺术的生产和发展,反映出文化自信的生动感受,探索文艺评论的中国化。

金代著名文学家、历史学家袁浩文在《论三十首诗》中写道:“眼出心出,秘密摸索总是不真实的”。在长安画秦川风景的时候有多少人?“要强调的是,只有对生活有深入的观察和理解以及真正的感受,才能写出好作品。文学批评还需要深入生活,深入人心,把握现实生活的热点和时代前进过程中社会发展的本质特征,从而观察文学创作和文学现象,将时代的脉动和人们的创作转化为批评的价值取向和情感回声,达到“登山充满情感,看海充满情感”的状态(刘勰)。例如,左拉评论了圣西门的话:“句子都是生命的跳跃,热情烤焦了墨水”。只有将评论家的写作热情倾注到评论中,文学作品才能渗透新的精神和意义,评论才能获得第二次触摸和美感。这就需要整合批评家的所有本质和生活,重新认识、重新感受、重新创造批评家,升华全新的人生哲学意义,构建全新的批评艺术世界。例如,布兰代斯的《19世纪文学的主流》(The Main Tide of Liters in 19世纪)建造了一座宏伟壮丽的艺术殿堂,许多伟大的作家在这里获得了凤凰涅槃的重生。雪莱、拜伦、司汤达、巴尔扎克等人创造了19世纪的欧洲文学,而布兰代斯创造了19世纪的欧洲作家。不仅如此,丰富的思想深刻、寓意细腻、审美细腻的评论,也为其他人文学科理解人类世界提供了丰富的精神营养和智慧资源,激励人们不断接近真实的知识真理。

《四川学校评论》应该有世界眼光

主持人:“四川学派评论”的意义是什么?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

黎风:目前中国文艺评论界“派系林立”,从京派和海派到粤派、闽派,再到咱们现在自己的川派,这一现象本质上所反映的不仅是一种地域性文化与文艺现象的涌现与成熟,它其实也反映了地域文化与地域文艺发展的无奈。我相信,“川派评论”这一主张不仅能够帮助四川文艺评论寻回自己的文化精神之根,还能有效弥补当下四川文艺评论的“缺席”现象,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中国文艺批评雷同化、同质化的倾向。它可以使四川文艺评论界在“学派”的大旗下凝聚力量,找到共同的根基与方向,建立具有鲜明巴蜀文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投注 极速快三 幸运快三手机APP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

上一篇韩国卡塔尔召开第五次高层战略会议 讨论加强两国能源等多领域合
下一篇港交所放弃合并伦交所:“已尽最大努力,无悔无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