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洛门户网站 下洛门户网站

今日话题丨国庆“回味”回家路,是怎么越变越短的

□陶文、王予波、张楠芝

1.陶文:在济南工作,他的家乡是烟台市招远市

世界上有数千万条路,但我们走得最多的可能是回家的路。

回家的路也是跳出农业大门,学习和工作的路。转眼间,在这条路上走了25年后,我从一个无知的年轻人变成了一个中年人。

我的家乡是烟台招远市的一个村庄。虽然招远以其丰富的黄金资源而闻名,但我国没有金矿,属于当地经济相对落后的乡镇。农民的收入主要来自种植烟台苹果。有一个典型的丘陵地区。农村的道路过去是沙砾土路。丘陵起伏,非常不方便。

1994年,我被山东大学录取,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出国。那时,村子里没有高速公路,汽车也很少。当我向大学报到时,我父亲让我的邻居开拖拉机带我去县城赶早上6点的公共汽车。我妈妈专门买了一个大樟木盒子,准备了一些苹果,但仍然有点涩。公共汽车开动后不久,我开始晕车,把我吃的苹果都吐了出来。我期待着马上到达。到济南大约350公里,已经快八个小时了。到济南已经是下午2点30分了。崎岖不平的旅程仍然令人难忘。

我上了大学,第一次寒假回家了。我可以买半价火车票。那时,老村民帮我订火车票。早上我坐在莱阳,然后坐公共汽车回家。村里的一个表兄开着一辆长途货运卡车,有一年回到济南,和他搭了一程。

事实上,庆忌北线于1993年底通车。当时,为了节省一些高速费用,一些长途汽车也走了以下国道。

高铁开通后,长途汽车也迎来了黄金季节。招远至济南的巴士很快升级为大宇豪华巴士。七八个小时的旅程变成了四五个小时,从早上开始,中午到达。路况已经大大改善,你可以多坐一会儿,不会晕车。票价从最初的55元涨到80元,然后涨到100多元。村子里的一些人也开始买货车来吸引游客,以赚取额外的钱。当他们回到济南时,他们不必找邻居的拖拉机去县城。

1998年大学毕业后,我参加了这项工作。上班后不久,我买了一辆轻型摩托车。我回家或乘公共汽车。2005年1月,就在农历新年前夕,在七年的工作中,该单位发布了相关政策,与车主们一起购买了一辆大众家庭马球车。春节假期,开着新车回家过年。虽然他是个新手,但他也是个自行车手。他花了三个半小时开车去招远。他的父母非常高兴,坐在公共汽车上左顾右盼。

从那以后,汽车也成了感情的纽带。尤其是春节期间回家时,箱子里装满了新年的货物,回家时,父母会把家乡的土特产装满箱子。每次我听到喇叭,我的父母就知道我回来了,放下我的工作,出去拿。

在这样的反复中,我们逐渐长大,我们父母的脸也变老了。当我们年轻的时候,我们想远离家,但是当我们中年的时候,我们想离家更近,回家的路会更短更快。

幸运的是,这个以前似乎很遥远的愿望已经慢慢变成了现实:村头的砾石土路现在已经变成了村与村之间的公路;庆忌北线已经成为双向八车道公路。新开的龙庆高速公路在邻近的村庄有一个出入口。你可以在下高速公路后十分钟内到家。济南到烟台已经有了高速铁路。据说一条新的天津至潍坊(烟台)铁路也在规划之中。家乡招远也将有一个车站...

在回家的路上,年复一年来来去去。随着人们的成长和变化,道路正在拓宽和加速。城市、村庄和我们的生活日新月异。如果我们回首在济南学习的25年,我们仍然会为这条“道路”上巨大而深刻的变化而悲叹。

国庆节快到了,正好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对我来说,这也将是一个有意义的假期。最近,我刚刚告别了开了15年的旧车,换了一辆新车。再过几天,我们可以带着儿子沿着新建的庆忌北线回到招远。还有什么比回到我的家乡看我妈妈更开心的了吗?

2.王予波:战士,家乡潍坊安丘市

回家的路上总是充满期待,回家的感觉总是让人热泪盈眶。

在军队呆了25年后,我把工作地点从近到远,从远到近。这是一段又短又长的旅程。如果把距离累加起来,就有好几次“长征”。也许流浪是士兵的标准,而探亲就像一种奖励,更珍贵。

1995年底,我光荣参军,离开家乡安丘市临武镇,去烟台长岛服役。这个岛的荒凉和孤独立刻粉碎了所有的期望。在那里,负责补给的登陆艇每周不能被看到一次,当它遇到暴风雨时,一个月内都不能被看到。有人开玩笑说:在“四无”岛上,老母猪都是双眼皮!此时,最大的精神享受是写信回家。回家的路是一条快乐的没有固定号码的单向“邮件路线”。然而,当这封信写完的时候,通常是不可能等船的,船会把它带走,但是我不知道“有声读物”什么时候会到!

最后,在1996年底,军队授权我回家探亲。我兴奋得半个晚上都睡不着。然而,有一个问题。我只上过一次船。晕船是最大的心理障碍!旧登陆艇就像一头老牛在破浪前进。巨浪摇晃着船体。我吐了满满一盆胆汁。我旁边的班长不时拍我的背,安慰我说:“我马上就要到蓬莱了!”那时,当我回家时,我先乘船去蓬莱。虽然路不远,但这艘船又旧又小,抗风浪能力差,不像今天先进快速移动的客船或大型登陆艇。蓬莱至潍坊没有高速公路,有些路段狭窄崎岖,尤其是县城至临武镇的路段,大多为沙质道路。在雨天和下雪天,很难在泥里行走。如果破旧的货车陷在泥里抛锚了,它必须下来帮忙推它,整个身体会不小心被泥覆盖!

然而,难走的路不是回家前的事。在村头的老榆树下,公共汽车还没有到达,父母已经等了很长时间。回家的路是一条“迷失的路”。

1998年,我被南京政治学院录取。当我报到上班时,我不能买火车票,只能坐公共汽车。经过一天的波折,我没有足够的食物,脸上堆满了菜。

我去了军校,一年休两次假。当我回家的时候,我不必期待星星和月亮。在第一个寒假,学校统一购票。购买火车票不再是一个大问题。这也是我一生中第一次坐火车。我还是有点兴奋。那时,他们都是“绿色汽车”。硬座汽车没有空调,就像一个“闷罐”。这辆车总是有方便面和脚的味道。在回家的路上,你必须乘通宵巴士到济南,然后乘“依维柯”中巴。那时,我还年轻。经过漫长的一天一夜的回家之旅,我不知疲倦地喝了一碗妈妈做的汤。我很开心,忘记了旅途的疲劳。

军校毕业后,军队派我去济南工作。当时,济青高速公路北线已经开通,“山东之路”响彻全国。道路很好,客运正在缓慢发展。“大宇汽车”增加了舒适度,并能让你睡个好觉。

当时,济南直接到县城的公交服务已经开通。由于公共汽车数量少,人多,公共汽车服务总是混乱不堪。当我回家过新年时,我担心孝顺不到位。我打包了一堆小包。有一次,我给妈妈买了鱼干,它落在公共汽车上,这影响了我的假期心情。

但是每次我开车,我都想奔向一个新学生。回家的路是一条起伏、痛苦和幸福的路。

2004年,我第一次带我的儿媳妇回家。此时,县城与乡镇之间已经修建了沥青路,交通工具也从小巴转向了中巴。由于道路的原因,落后的面貌发生了变化。这位在济南住了很长时间的儿媳妇说,“这不比美国电影中的乡村道路差!”我对我说的话非常满意。

后来,济青南线开通了。2010年,我买了一辆车,成了一名车主。四个轮子拓展了我的想象力,缩短了我回家的旅程。我说过要自己走路回家的旅程不再是梦。回家的路已经成为一条“孝道”。每次我回家,我都得把箱子装满。

从济南经沂源到诸城以西,只需三个半小时就能到家,一大早就出发。中午我可以吃我妈妈的特色菜。我也不用在村门口等。这辆车经过翻新,直接开到门口。当我刚开始开车时,新手在路上真的很紧张。虽然南线上的交通流量不是很大,但我还是睁大了眼睛,双手满是汗水,偶尔还会有些偏差。限速是90公里,导致我后面的车一点一点地下降。

今天,子弹头列车和高速列车相继出现在现场。乘高速列车到潍坊只需一个多小时。如此高效的操作使回家的路变得更加多样和方便。一天,我表哥打电话给我,说我嫂子病得很重。如果我不及时去看她,恐怕我就不能最后一次见她了。当我受伤时,我立即买了一辆高速列车回家。当我到达潍坊时,我表哥找到一辆专车来接我。便捷的交通也满足了我孝顺的愿望。有时候我也想,也许有一天,安丘能够通过高速铁路。

70年的高海岸和深谷,70年的沧桑。这个国家已经变得富裕和强大,我们的普通人民正在享受他们的生活。作为一个多年的流浪者,在家乡和军营之间来回旅行,他见证了道路的变迁,道路也见证了我的变迁。

回家的路很清楚,头脑也变得更开阔了。

3.张楠芝:在青岛工作,他的家乡是聊城市东阿县

1998年秋,王菲和那英合唱的《1998年9月相遇》在春晚上的人气并没有消退。当我18岁的时候,我告别了我在鲁西平原的家乡,去了河北省省会石家庄进行了一次长途旅行。在那之前,当我离家最远的时候,我从阿尔巴尼亚东部黄河边的一个小村庄去聊城上中学。

从地图上看,从聊城到石家庄走高速公路只有三个小时,但是当没有高速公路的时候,我和爸爸坐了五六个小时的长途汽车到达我住了四年的地方。

对我来说,从来没有出过城而且晕车,五六个小时的痛苦是可以想象的。

度假回家对我来说也是一份艰难的工作。长途汽车是不允许的,但是火车不能直接到达,所以我们必须乘火车从石家庄到德州,然后从德州到聊城。从聊城到我来的村子还有80多英里。那时,除了一辆叫做“跳车”的三轮车,没有公共汽车。

这是一种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在山东许多城市使用的交通工具。它的名字可能与极其响亮和“弹跳”的声音有关。“跳车”空间很小,所以你必须错开双腿才能面对面坐下。然而,尽管只有六七个人在满负荷工作,事实上,最多可以拉一辆车的人数是12或3人。

不仅拉人,还拉货,还挂乘客的自行车,甚至在春节和节假日坐在自制的天花板上。这种“跳车”行驶不稳,坐在上面的人很害怕,看着它的人很激动,但这是像我这样出门回家的人的唯一选择。

当我毕业时,我的求职目标是青岛。从石家庄到青岛,晚上只有一列火车到达,摇摇晃晃的,第二天早上需要11个多小时才能到达。

晚上硬座的疲劳和白天穿梭于招聘会之间的忙碌让我很快从略胖变瘦,并在两个多月内减掉了20多公斤肉。

下班后,将近500公里的回家之旅曾经被我认为是危险的。

青岛和聊城之间有直达列车。这是一辆连接菏泽和青岛的绿色慢车。它沿途经过许多小城市,几乎在每一个车站都停下来——很像小城市早期挥手示意停车的公共汽车——即使它没有迎接新年,它也经常是拥挤的。

在最初几年的工作中,回家是一段有点可怕的旅程——春节期间,我多次不得不从车窗挤进去,在接下来的六七个小时里,我不得不一动不动地挤进人群,数着时间。

这种经历在2012年结束,当时我们家拥有第一辆家用汽车。没有必要重新体验车内的拥挤,没有必要经历数小时的站立疲劳,有的是高速公路上的超速行驶,有的是早餐后出发、午餐前到达的快乐,有的是满载而归的行李厢。

事实上,就在这个时候,子弹头列车的出现把青岛到济南的距离缩短到两个多小时,城乡公交迅速普及。“村对村”项目允许公路到达家门。现在,公路已经建在家乡附近,像我这样的旅行者和家乡之间的距离进一步缩短。

便捷的交通使距离越来越短,也使我们的生活更有可能与美丽相遇。

这种美可以是一次“随走随走”的旅行,伴随着惊喜的相遇,或者更频繁的与家庭关系和友谊相关的互动。

这背后是齐鲁交通基础设施的巨大变化。

经过70年的建设,我们已经认识到齐鲁高速公路纵横交错,国道和省道连成网络,农村公路进入村镇。截至2018年底,全省公路总里程达到27.56万公里,位居全国第二,是1949年的87.4倍。公路密度达到每100平方公里175.9公里,居全国第三位。

新中国成立之初,山东只有两条铁路干线,吉焦和津浦,支线,延吉和临淄。截至2018年底,山东省铁路服务里程为6222公里,位居全国第五,高速铁路1747公里,位居全国第三。“四纵六横”货运铁路网已经全面建成,“四纵六横”高速客运铁路网正在加快建设。

成就感和幸福感或许就在我们的脚下,就在我们走向家的每一步。

彩票江苏快三

上一篇义乌市委号召全市向谢高华同志学习
下一篇2019年龙岗区民生实事完成情况如何?政协委员来打分